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132yy.com-婧倩馆-7rmy.com,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高考已经结束快两个月了,海城中学的光荣榜前的人山人海也渐渐的散去了快一週的时间随着高招的结束,录取成果也基础上都水落石出,该去哪里的,就去哪里,几家欢乐几家愁。

  不得不说海城中学是一个很不错的学校,虽然也许升学率并不能在省里面排名顶尖,可是环境精巧就可以了,对不。比如说红砖绿瓦的校园,郁郁葱葱的林荫道,当然,点缀在其中的个个学生才是真正的主角,朝气而又阳光。

  薇薇就是其中一个学生,长相不算顶尖,因为她虽然容貌姣好,身材也几乎完善,尤其是胸前双乳,更是足以让人勇气倍增的神器。惋惜因为身高的关係,拉下了不少分数。

  薇薇是高 三三班的学生,当然,或许应当加一个「原」字:原高 三三班的学生。只是在没去上大学之前,她还是更愿意感到自己小一些更好……大学生,总没有中 学生来的年轻。她今天过来拿录取通知书,一般来说,通知书越早来的,录取的成果就越好,到8月才到的大多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学校了。

  拆开EMS的外壳,看着里面詹河学院的通知书,薇薇有点扫兴,虽然早就通过电话知道这个消息了,可是拿到通知书的这一刻,还是感到微微的扫兴了。

  叹了一口吻,算了,毕竟还是本科,凑合吧。薇薇好看的眉毛抖了抖,把通知书塞在挎包里面,骑上单车回家去了。

  虽然已经七月流火,立秋已至,气象渐渐转凉,可是秋老虎的日子还是有几分毒辣。骑车到家之后也是身上淋漓,半长的头髮粘成一绺一绺的,贴在额头上,让她感到很是气闷,打算着是不是要洗个澡。

  洗澡不是很方便,因为家里还有其他人在,今天正好伯伯家也过来串门,他的儿子录取通知书比薇薇早了一个月,学校是某个211,比她的三流大学那是好了很多。今天他们过来,在薇薇看来多少有点夸耀甚至寻衅的意味。

  可是坐了一会儿,薇薇只感到汗水越来越多,不仅仅只是刚刚湿润了脸庞,甚至现在感到背上、小腹,双腿上都不断的有汗水流出,衣物越来越湿,偏偏夏末,又不会穿的太多,所以也就渐渐的透明起来,让薇薇感到有些羞人。

  正好这时候,伯伯他们一家说要出去一下,正好家里没人。那还是洗一洗吧,薇薇下定决心,就去自己的闺房里面寻找了一套衣服,到盥洗室里面试了试水温,关上门筹备沖个凉。

  对着镜子,薇薇看着自己的身材,感到还是挺满意的。姣好的皮肤,微有点瓜子型的脸上唇红齿白。一双眼睛明眸善睐,盈如秋水,眉若新月。「就是不知道以后大学的时候会有怎样的男友呢?」薇薇不由得叹了口吻,「也不知道以后会有个怎样的丈夫……」解开衣服的扣子,衣领微分,露出里面白净而又带有些些粉色的肌肤。薇薇对着镜子看着,感到很是爱好。虽然没有传说中肤若凝脂的天份,但是在游泳课上,她曾经偷偷的比较别的女生的身子,都没有她自己的诱人。

  薇薇双手拉住衣服两边,轻轻一分,那件穿了一个上午的白色绣花上衣就离开了,把她的全部上身都裸露在镜子前面。只看见镜中的一个女子,肩如并刀,臂若新藕,五指纤纤,细腰堪一握,胸前乳罩尚未除下,但是已经隐隐有无法束缚的势头,将胸罩撑的浑圆鼓起。

  「惋惜……」薇薇又轻轻的吸了一口吻,「要是再高 一点儿就好了。」只有一米五零的薇薇,确实在外貌上就这个唯一的毛病了。可是这基础上已经不能实现了,毕竟高中毕业,十八岁的年纪也许会再发育,但是身高却大多定型。

  对着镜子打量了片刻,薇薇除下自己的裙子,只剩下胸罩和亵裤。胸罩是粉色的,她买的是85D的尺码,可是依然未能将她的双峰完整包容,依旧露出了一半的雪白半球。如果弯下一点点的腰,甚至可以看见球上殷红半点,好像冰激淩上的红色樱桃,又好像雪上初日。

  就在薇薇对着镜子观赏自己的半裸体的时候,突然外面门锁喀嚓一声,然后就是有人推门而入的声音。薇薇心里一惊,知道有人回来了,却不知道是伯伯还是家人。于是赶紧加快洗澡速度,将手伸到背后,摘下乳罩,又弯腰除下白色亵裤。

  乳罩一除下,全部浑圆的乳房就弹了出来,巍巍颤颤,顶端的红色蓓蕾也随之高低起伏,甚是诱人。而弯腰除下亵裤的时候,更是凸显出薇薇乳房的豪放,可是这时候薇薇无心观赏更无心自恋,只是感到有些害羞,想要尽快洗完澡。

  开啓水莲蓬,促沖了一会,薇薇赶紧擦乾身子,筹备穿上衣服。可是这时候却创造,自己忙中出错,居然忘记把胸罩带过来了。想把刚刚换下的胸罩穿起来,却创造在洗澡的时候已经弄的湿漉漉的,完整不能戴在身上。

  「这可如何是好……」薇薇心里有点忙乱。正在这时候,又听见门开门关的一声「咔嚓」。

  「谢天谢地,正好走了。」听见来人终于出门了,薇薇草草套上内裤,穿上裙子和衣服,连衣服的扣子都慌张的没扣上,就这样一手拿着换洗的衣物,一手拉住衣襟遮蔽住上半身,迅速打开卫生间的门,露出一个眼睛,断定外边没人了,赶紧光着脚走出来,就冲向自己的房间。

  小小的大厅一闪而过,薇薇迅速打开自己的房门躲在里面,又顺手把门关上反锁,感到安定了很多。心跳也稳固下来,感到好丢脸呃,居然会在没穿胸罩的情况下走到大厅里面,真真羞人。要是被人看见了……想到一半,脸庞不由得红起来,比洗澡之前的样子还要俏上几分,真是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喘了两口吻,薇薇转身回来,想把衣服丢在一边,等穿戴好了再放在洗衣机里洗掉。可是就在她转身的时候,悚然创造自己的房间里面居然不止自己一个人,吓得几乎尖叫起来。

  仔细一看,本来是伯伯的儿子,今年和自己同一年高考的那个叫做叶扬的家伙。看来那家伙也吓了一跳,但是没有自己那幺惊恐。

  薇薇又羞又气,问:「哥,你干嘛在我的房间里面!」叶扬答複:「你不是说我旅行回来要把照片第一个给你看的幺?」薇薇想起来,这家伙确实高考完就去旅行了,然后在旅行的时候上网填报的志愿,真是逍遥的踏实啊!可是……再怎幺样这样的情况也不对吧?

  「你给我先出去啦……」看着叶扬有点发红的眼睛,薇薇也知道对方猜到产生了什幺事情,更加地害羞了,低下头不敢再看着他的眼神。

  可是不低头还好,一低头,薇薇大为窘迫,创造自己刚刚跑的太急,把披在外面的衣服拉开了都不知道。身上的衣服本来就是夏衣,又薄又轻,自己一只手抓住了衣襟两边,本来正好可以扣住双乳的,虽然不能防止春光乍洩,但至少不会彻底的裸露自己的身材。

  可是现在创造一边的衣襟已经掉开了,自己手里抓住的只是衣襟的一角,半边身子完整露了出来,连自己引认为豪的乳房也露了一边,殷红一点的乳头毫无遮挡的落在对方眼中。这春光,洩的可是彻彻底底!

  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情况所震惊,薇薇思绪一片纷乱,自己从来没人看过的身子居然被一个男性看去了!她完整不知道说什幺好了。而叶扬不知道是惊呆了,还是伺机大饱眼福,也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

  过了好一会儿,薇薇才想起来遮蔽,急忙拉起衣服把身子遮挡住,又对着叶扬大叫「看够了没有,还不出去!」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叶扬一惊,赶紧走向门口,什幺话都没说。

  叶扬走到门口的时候,刚刚要开门,创造薇薇还站在门边,只好说「能不能……让一下?」薇薇赶紧往边上跨了一步。随着她的步子,乳房一阵震颤。她创造叶扬的眼力也盯着她的胸部一直没有离开。

  薇薇又急又羞又气,伸手就要把叶扬退出门外。可是没想到她才一伸手,身上披着的衣服就完整掉落了下来。这时候她身上除了一件粉白色的小内裤,已经是一丝不挂了。

  薇薇的脸顿时红的和朝阳一样,她居然在一个男人面前几乎完整的裸露了自己的身子!这可是自自己上学之后再也没有涌现过的事情!她的脑袋顿时矇住了,完整不知道该怎幺办,该做什幺。甚至连掉落的衣服也一时忘记捡起来。

  而站在薇薇身边,正和她面对面的叶扬,呼吸顿时也粗重了起来。他的身高比薇薇高了不少,至少一米七八的身材,不用弯下腰就能以俯瞰的角度看见薇薇的胸前双乳,以及雪白的乳房肌肤上的两点红色乳头。

  突然,叶扬双手一伸,把薇薇抱了起来,把薇薇的胸口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身上。感受着薇薇乳房上传过来的温度和压力,以及那两点凸起对自己胸肌的挑逗。

  正好薇薇刚刚洗过澡,身上已经没有了路上的尘土痕迹和汗水的味道,有的只是少女身上的淡淡香味。据说,这种香味正是男性最好的催情剂。闻着这样的味道,又看着眼前裸露的只剩下细薄内裤的豪乳女子,哪个男人能克制的住呢?

  更何况,因为刚刚的突发事件,薇薇甚至都忘记了蹲下和用手挡住前胸,只是双手保持着刚刚要拿衣服的姿势,半悬在身前。这个姿势看起来完整就像是要拥抱对方一样。

  直到叶扬把她抱起,让自己的乳房在对方的胸口上肆意挤压、变形,薇薇才略微甦醒过来,想要把自己从他身上推开。可是叶扬的身高虽然一般,但是也足足高出她一个头。只要抱了起来,薇薇的双脚是没法着地的,完整不能受力。

  因此,薇薇的手臂上推开的力道是如此的微弱,和叶扬此时的愿望比起来完整是疏忽不计,甚至可能还增长了一点点对方驯服的愿望。

  薇薇手忙脚乱的想要把叶扬从自己身上推开,全然不顾自己毫无章法的扭动会给对方带来多大的挑逗。只见叶扬的眼神越来越炽热,瞳孔张大,手臂上的力量和温度都在增长。

  突然,叶扬把薇薇再拉高了一些,一低头,就吻了上去。开端的时候只是吻在薇薇的脸颊上,但是随着双方的距离的缩短,已经难以自持的叶扬在薇薇脸上寻找着,慢慢地就把自己的嘴唇笼罩到薇薇的双唇上去。

  薇薇心下慌张,手臂微缩,放在叶扬胸前正要用力推开,却创造他有力的舌头正在试图离开自己的双唇,更加忙乱,张口就叫「别……」。

  岂料一张嘴,正好被乘虚而入。只感到一条柔软但是坚韧的舌头瞬间就撬开自己的唇齿,钻了过来。那舌头温暖又带有一点点的唾液,正在自己的樱桃小嘴中四处搅动,好像在寻找什幺东西似的。

  薇薇哪里经曆过这种场景,一下子就被叶扬寻找到自己的舌头,两人的舌头顿时黏在一起,相互搅动。她只感到自己突然好像什幺都不知道了一样,昏昏沈沈的,任由叶扬把自己的舌头弄来弄去,一会儿吸,一会儿吮,一会儿搅动。

  忽然一股大力从嘴上传来,薇薇不由自主的把舌头被吸了出去,伸入叶扬的嘴里,被他的牙齿噙住。

  「唔……」就算薇薇想说什幺,也来不及了。丁香小舌被对方含在嘴里,樱唇被对方的嘴周密的堵住。只能「嗯」「哼」的闷叫,让人感到似乎是欲拒还迎。

  乘着薇薇无法表达自己的意见,更是神志不清的时候,叶扬放开了紧紧搂着她的一只手,迅速的用另一只手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让自己的胸膛和薇薇的乳房再也没有任何隔阻。

  薇薇只感到脑袋顿时「轰」的一声,感到到自己清白的乳房就这样贴在了和自己有血缘关係的男子身上,一种不知道如何形容的感到冲了上来,迷迷糊糊的,又感到有一丝的高兴,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但是总归还有那幺一点点的甦醒。

  薇薇双手在叶扬的背后无力的拍打,嘴里含混不清的吐字,似乎是在说「放开……」可是这时叶扬的另一只手并没有闲着,在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之后,又顺着薇薇俏丽消瘦的肩膀缓缓的抚摸了下来,摸过锁骨,摸过薇薇的手臂,把她的手从自己的背后拿了下来,领导着她的手,向自己的下身出发。

  叶扬今天正好穿的是短运动裤,因此他很轻易的就带着薇薇的白嫩的小手穿过了自己的裤带,伸向自己的内裤里面。此时他的下身早已充血,膨大到无以複加的程度。

  薇薇被叶扬捉住自己的小手,不知道他要做什幺,只感到似乎一路向下,穿过了一件衣物,又穿过一件更紧一些的衣物。

  突然,她摸到了一些细细的毛髮,感到有些怀疑,不知道这个是什幺,于是用小手好奇的挠挠,就像平时梳理头髮那样的动作。心里迷迷糊糊的想:「哥哥好奇怪,为什幺要我摸他的头髮……」「可是,头髮怎幺会长在下面?」

  薇薇还没想明确,就感到自己的小手又被拉着往下了一点点。这时候她摸到了一个从来没有感到甚至从来没有想像过的东西。只感到叶扬的手拉着自己的小手往那里一按,手中就多了一个粗大的、滚烫的东西。

  「这是什幺呢?」薇薇迷迷糊糊的想,「叶扬是要我摸什幺啊?」开端的时候,薇薇的掌心在那个粗大、滚烫的东西上磨蹭了一下,不知道是什幺,只感到手段被叶扬的短裤勒的有点儿疼。秀眉一皱,正要说话,叶扬已经很体贴的用一只手把自己的运动裤和内裤都拉了下来,于是他的阳具就毫无束缚的跳了出来。

  和薇薇的乳房一样,叶扬的阴经也可以说是他引认为豪的身材的本钱。此时薇薇的手摸了上去,尚不知自己的手上是怎样的一个兇器,只是好奇的用掌心先触摸、感到。

  然后,薇薇警惕的用手抓住刚刚那个物体。刚刚入手,就感到实在是太大了,一只手掌完整张开再併拢,都没措施环在一起。带着一点点的好奇心,她用力挤压自己的手心,盼望能完成一个环形,完整的握住自己手心里这个奇怪的东西。

  可是薇薇却不明确这个动作对于叶扬来说是怎样的一个挑逗。只听见抱着她的叶扬从喉咙里面嗯了一声,手中的力量大了一些,手里的动作也粗暴了一些。

  刚刚还是一只手环着腰抱着她,一只手在她的后背抚摸的叶扬,现在突然结束了抚摸,直接一只手向下,拉住她刚刚换好的内裤,用力向下一扯。

  只听见「刺啦」的一声。内裤没有脱下来,却直接被撕裂了开来。叶扬一只手用力,持续撕了好几下,把一条好好的内裤撕的四分五裂,丢在一边。

  而薇薇的手心还在叶扬的阴茎上套着,不明确为什幺自己的内裤被撕开了。

  但是下身传来的一丝凉意却让她不由自主的一抖,手指压缩,把阴茎更紧的抓在自己手里。

  叶扬见状,虽然感到下身甚是苏畅,但是这样抓着毕竟不是很方便。就放开薇薇的丁香小舌头,把唇移到薇薇的耳朵边上,小声说:「轻一点,不是这样抓,要这样……」,顺便在他的耳中轻轻的吹了一口吻。

  只看见薇薇瞬间全身发抖,两腿不再保持这抗拒的姿势,而直接箍住叶扬的一只腿,紧紧的用力。

  同时叶扬一说完,就领导着薇薇的小手,让她稍微的放鬆一些,摸过自己的阴茎根部,摸过棱沟,摸过龟头,在返回来向下一点点,摸向自己的两个睪丸。

  薇薇只感到叶扬的手带着自己的手,暖洋洋的又有着男性的气味,经过了一个粗大的,似乎很坚硬又带有点儿韧性的东西,慢慢的向上摸去。

  大约摸了有十五、六公分,薇薇感到到有个奇怪的凸起和一个细细的凹陷,她不知道这个是什幺,就重複了摸了几次,可是还是不能明确这是什幺。

  她闭着眼睛,又被叶扬紧紧抱着,乳房挤压成扁扁的形状被紧紧的贴在叶扬的胸口上,所以也没措施低头去看毕竟自己手里抚摸的是什幺。于是在重複了几次之后,就持续往上摸去。

  这时候,薇薇创造自己手里的物体好像快到尽头了,但是很奇怪的是为什幺会尽头反而比前面的更大呢?她很好奇,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正在和叶扬赤身裸体的抱在一起。

  在薇薇的抚摸下——虽然薇薇从来不知道该如何去抚摸、挑逗一个男人,但是不知道就是最好的挑逗了,叶扬的呼吸越来越粗重。而他的呼吸正好是对着薇薇的耳朵,薇薇只感到一阵阵的心猿意马,小腹莫名的压缩,心跳更加激烈。

  小手持续抚摸,超出龟头,向下摸去。突然,薇薇感到到摸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手里轻轻的抓了一下,创造里面还有两个椭圆的物品,放在手中甚至会感到到里面轻轻的动弹。这已经超出了她的懂得领域了。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被教导过为什幺男人的身领会和她完整不同。

  而此时叶扬再也无法忍耐了,喉咙里低低的吼了一声,就势转了过来,走上一步,把薇薇按倒在卧室的床铺上面。

  直到这时候,薇薇和叶扬紧贴着的胸口才算是离开。之间薇薇胸口的乳房已经因为挤压变得有些扁平,但是因为她本身的乳房就足够豪放,所以即使经过了长时间的挤压,甚至还是仰面平躺在床上,她的乳房依旧傲然矗立,盈盈而有弹性。

  乳房上还带着一些汗水,以及挤压在一起带来的痕迹。沿着弧形的半圆乳房向上巡视,可以看见顶部的一点殷红。

  薇薇的乳晕特别的小,大概只比乳头稍微的宽一些,小巧玲珑,和她的身子一样都是那样的娇小,令人怜惜。但是乳头却刚刚好好,大小适中,就好像和食指的指头一般大,因为充血而俏立婷婷。

  白净的乳房,配上娇小的乳晕,还有因为刚刚激扬而矗立充血的殷红乳头,这一幕落在叶扬的眼中,再是诱人不过。他再也无法忍住,弯腰一口噙住薇薇的乳头,吮吸起来。一只手没有闲着,抓住另一边的乳房,用力的揉捏。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正从薇薇的锁骨开端,慢慢的抚摸下来。

  叶扬的手好像有魔力一般。握着薇薇乳房的手,正在乳房上肆意揉捏。他的四个手指抓住雪白的乳肉,一起向里用力,使得乳房深深的凹陷下去,同时还不断的任意扭动,让乳房变成各种形状。而剩下的一只手指始终放在微微的乳头上,轻轻的摩挲、点、粘,甚至不时悄悄的弹弄一下。

  而每次弹弄,薇薇的身材都要轻轻的颤慄一次,嘴里发出谁也听不明确的声音。她已经不再保持推开叶扬的姿势了,而是仰面躺在床上,只留了两条小腿弯在床沿。两只手反向扣过来,紧紧抓住床单。随着身材的每次颤慄,手里的床单也一次次的被抓紧、放鬆……叶扬的另一只手则从薇薇的脸庞开端,缓缓的抚摸过耳垂,沿着白净光滑的脖子,慢慢的摸过锁骨和肩膀,再沿着乳房向下,超出弧形的腰,硬朗而浑圆的臀部,慢慢的接近薇薇的腹部。

  薇薇只感到全身无力,发软,任由叶扬的大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摆弄,直到全身几乎被他摩挲了一个通透,自己也感到燥热起来。如果这时候她能看见自己的话,必定会感到非常惊讶:那个仰面躺在床上任人抚摸,粉面飞霞,眉目滴水,玉体横陈,时不时还随着乳房上一只大手的动作而发出一两声无法克制的呻吟的人,真的是自己幺?

  此时,叶扬的手已经抚摸过薇薇的全身,停留在薇薇的腹部,轻轻的摩挲。

  薇薇只感到有一个温暖、柔软的手,在自己的小腹上轻轻的高低左右摆弄,时不时似乎是不经意的,轻轻的碰触一下下身的阴毛。更是感到含羞难忍,偏偏却又无力抗拒,甚至隐隐带有一点点未知的渴望,娇啼婉转,呻吟喘息。

  薇薇也说不清她渴望的是什幺,她从未经曆过这种事情,心坎深处感到不该,不该在一个男人眼前裸露出自己清白的身子,不该让自己最呵护最隐秘的乳房和娇贵的乳头落在他人手中肆意玩弄、嘴里任意叼衔。也感到不该让人抚摸自己的身子,将自己身上一切的情景一览无余,哪怕这个人是她的亲人,有血缘关係。

  可是又感到这种接触让她有着从未感受过的领会,有着从未有过的欢愉,有点高亢,有点迷离,有点盼望陶醉其中的期待。

  就这样牴触的心情中,薇薇平躺在床上,任由她的叶扬在她的身子上抚摸、揉捏。或轻柔,或暴虐,但是无论是怎样的力度,都能恰好利益的在她的遭遇领域之内,不会感到难以忍耐,只是羞不可抑。

  叶扬的手已经在薇薇的小腹上游走数次,往上就是浅浅的脐,往下就是油亮的阴毛。在这两者之间的接触,让薇薇更感到欲得又止,想拒绝又捨不得这种似乎在云端的享受,想要叶扬一直持续却又感到说不出口。

  叶扬的手停顿了一下,薇薇还没反响过来,就感到那只手不再在小腹游走,而是直接向下,笼罩在她的阴毛上面。顿时薇薇的身躯一抖,不知道该拒绝,还是该让他持续。就在心思不定的时候,叶扬的手只是稍微一作停顿,就持续向下,插入她两腿的缝隙,掩盖在她最不为人知的处所。

  叶扬只感到薇薇的阴毛相当可爱,手里的感到传来,告诉他这个阴毛稠密但是不会散乱,就好像是有常常梳理过一样,长短有序,从手心拂过的柔和感和微微的痒痒感到,让他心跳瞬间混乱了一下。

  但是也只是一瞬,叶扬直接把手移开,向下插入到薇薇的双腿之间。入手之时,只感到泞湿一片,顿时心里明确薇薇也已经动情了。就放在薇薇乳房上的手,抓住她的手臂,摸索着找到她的手掌,和刚才一样,领导着薇薇的手向自己的阴茎抚摸。同时,俯下身子来,轻轻的对薇薇说:「薇薇,看看我,别闭上眼睛,我盼望你看着我。」,顺便在薇薇的耳朵边呼吸、吹气。

  薇薇只感到心都快蕩漾出胸膛了。恍惚中她的手不再抓着床单,摸索着握住了一个粗长的东西。叶扬感到不够,就把薇薇的另一只手也抓了过来握住,并在她的耳边说:「好妹妹,你帮我弄一下。」睁开眼睛,薇薇这才看见叶扬那雄壮的身子。只见眼前的人,身上点点滴滴的汗水,有些还挂在身上,有些已经沿着肌肤顺流而下,而有些,已经滴落在她的脖子上、胸口、乳房上、小腹上……要是平时,她必定会感到厌恶,不盼望任何汗水滴在自己身上。可是此时,看着叶扬的胸口和腹肌,她完整无法提起厌恶的心思,甚至心里感到「好像他的汗……挺好闻的?」顺着叶扬的胸膛往下看去,薇薇突然有些好奇:「哥,你的那里……也有毛啊?」「嗯……」叶扬的阴茎正在薇薇手里轻轻的玩弄,他已经快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咬牙慢慢的答複,「是啊,妹妹你也有哦。」「真有意思,我以前从来没见过呢……啊……」薇薇终于创造自己刚才、和现在手里握住的棒状物是什幺了,「这个是什幺,你们男人的下面……长得是这样的吗?」「……」叶扬不知道说什幺好了,「好妹妹,你们没上过生理卫生课?」突然又想起来,是啊,妹妹刚刚高中毕业,现在的一般高中除了测验课,谁去上别的偏门?于是就对薇薇解释:「这个叫做阴茎……」「那下面这个球球呢?」叶扬无语:「这个是睪丸。」

  正说着,叶扬的手在薇薇的阴道口却不会闲着,一直在慢慢的摩擦、揉捏。

  随着笼罩在阴道口的大手的动作,薇薇也忘记了询问,忘记了说话,只捏着手里的阴茎,不断的发抖,不时从嘴里发出两声呻吟。

  「好妹妹,把脚张开好幺?」叶扬见薇薇的阴道口已经在他的魔手摆弄之下,湿如涌泉,急忙趁热打铁,说道。薇薇早已神志不清了,闻言就把双腿离开。还好她尚有一分甦醒,一分害羞,只是把底本併拢的双脚离开了一丝,不再如之前那样紧密。

  可是这一丝就够了。叶扬的手得到这一点空间,顺势乘虚而入。食指和中指正确的找到薇薇的阴道口,左右摸索着找到了两片细腻的如同油脂一般的阴唇,再沿着阴唇慢慢摸索,找到上方一粒小小的凸起,心知这就是阴蒂了。

  于是用食指和拇指轻轻钳住那一粒小小的肉核凸起,再温柔的揉捏,顺着阴蒂的边沿慢慢旋转。

  薇薇被此一捏,顿时全身发抖,蜂腰紧绷。一双俏丽的眼睛大大睁开,底本轻轻握着着阴茎的手忍不住就用力一紧,不由自主的高低乱颤。却不知不觉,手里的阴茎在她这样摆弄下,又增大了许多。底本只有4公分左右的粗细,14、5公分的长短,瞬间虬首怒昂,足足大了一圈长了一截,一只手已经快要把握不住,只有两只手一起扣住才干勉强包容。

  而薇薇感到到自己的下身正在被叶扬肆意玩弄,虽然心里感到很是羞耻,感到女孩子的那里不应当被一个男性随便触摸、玩弄,但是却又提不起力量来拒绝,身上一直软绵绵,一阵高飞的感到,煞是快活。

  摆弄了一会儿,薇薇的下身已经是泥泞不堪,阴道里面流出的淫水大湿了一片床单,甚至连底本细密有緻的阴毛也被弄湿,在叶扬的魔手挑逗、蹂躏下粘成一团、一绺,混乱无章。

  叶扬见此情景,知道身下的美人不但已经被挑起了春情,还被跳动起了身材的愿望,情知火候已经八九分了,于是把手抽了出来,用双手温柔的离开薇薇的双腿,顺便把薇薇的双手从自己昂首举头,独目怒睁的阴茎上拿下,环在自己身后。然后把双膝併拢,挤入到薇薇微分的双腿之中。

  薇薇只随着自己被叶扬任意摆弄,完整忘记了反对的心思。隐隐感到自己的双腿被人打开,手臂被举了起来,放在了一个硬朗有力的后背上面,顺手就抱住,还拉向自己的胸口。

  叶扬创造薇薇把他拉向她的胸口,也无法忍耐薇薇这幺主动,热血上涌,顺势就趴在薇薇的乳房上面。弓起后腰,用自己的嘴巴慢慢舔过薇薇的乳沟,再用